大咖小說網 > 布衣仙途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煉器基礎
  好不容易挨到傍晚,看看外面天色漸暗,許青童清了清嗓子,朗聲說道:“諸位學子,今天的課就到這里,咱們下次再見!”

  說罷,他手一抬,一道法訣打出,把那個中了血魂禁的倒霉蛋放開,飄然離開了學堂。

  那個悲催的家伙,一種姿勢保持了一天,被許青童放開之后,直接癱倒在地。

  奇怪的是,竟沒有人去拉他一把,反而說他無理,得罪了巡教。

  本小。說首--發^站>點&~為@:塔讀小說APP

  許青童回到自己的洞府,又把那個失敗的傀儡拿了出來,仔細地琢磨著,問題究竟出在哪兒?

  這一研究,許青童整整花了三天,終于弄明白了問題的所在,然后又費了一番功夫,這才將傀儡修復。

  望著眼前行動自如的傀儡,許青童的臉上,露出了會心的微笑。

  這個傀儡,是許青童在韓明輝煉制的基礎上,加上了自己煉器的心得,將傀儡改造成如同法器一般,只需祭煉一番,便能像驅使法器一樣控制傀儡了。

  許青童收起傀儡,走進了地火室。后天,又是他授課的時間,這一次,他要給煉氣弟子講授煉器之術。

  他的煉器之術,基本上都是來自玄器宗。在燕九霄的密室中,許青童被困了三年。那三年之中,他不僅學會了玄器宗的煉器術,還煉成了他的五行神印。

  既然明天要去給煉氣期學子講授煉器術,許青童打算,利用今天的時間,煉制一個新的傀儡。

  一是熟悉一下玄陽煉器術,便于明天授課。二是借此機會,把這幾天研究傀儡的心得體會,運用到實踐中去。

  整整一夜加一天,許青童沒有離開地火室半步,一具嶄新的傀儡衛士,終于出現在了他的面前。

  這具傀儡,與在韓明輝洞府之中得到的,幾乎一模一樣,只是顏色稍有不同,主要是因為二者用料有所不同。

  塔讀@
  許青童逼出一滴精血,滴在傀儡上,雙手掐訣,不斷打出。片刻工夫,祭煉完畢,取出一塊靈石,放進傀儡之中,心念一動,傀儡起身向門外走去。

  許青童大喜,將傀儡收起,回到了休息室,躺在石榻之上閉目養神。

  他把神念沉入七星鐲,查看了一下化身的情況。師姐的魂魄被他封印在化身內,還在沉睡之中,倒是沒有什么變化,許青童松了一口氣,又把目光看向小七、小白和喜子。

  小七的境界已達四階,身上掃過羽毛更加絢麗。許青童的神念剛進入七星鐲,她就感受到了,一下從地上站起,四處打量著。

  小白抱著個酒壇,躺在一顆樹下,醉眼迷離地睡著。

  喜子則是不停地忙碌著,在小七的旁邊,挖出一個洞來,正向洞外運土石。

  許青童收回神識,默默運起太一心法,嘗試吸收星辰之力。少頃,一道道星辰之力進入他的星海,但明顯不如在云天峰的效果好!

  不知不覺,天光放亮,又到了許青童授課的日子。

  許青童簡單收拾了一下,出了洞府,向著煉氣弟子區域走去。

  今天的授課,是給煉器社講的,地點與制符社挨著。許青童趕到煉器門口時,發現學堂內已經坐滿了人,其中有幾個,居然是制符社的學子。

  原文來自于塔&讀小說~&

  許青童走到臺上,環顧了一下四周,喧囂的聲音頓時消失,臺下的學子一個個正襟危坐,老實得不像話!

  “我叫許青童,是書院新任的巡教。今天,由我與各位交流一下煉器之道。我講授的內容,你們可以不聽,但不能在堂上搗亂!”許青童表情嚴肅地說道。

  其實,他不知道,在他第一次講完制符的課后,他的大名,就在書院傳開了。

  新來的許巡教有本事!有個性!講解淺顯易懂、生動靈活!學子們樂于接受、學習的熱情很高!

  以至于,制符社的幾個學子,聽說許青童今天來煉器社授課,放棄了本來的課業,跑到這里聽許青童講授煉器!

  許青童的開場白一結束,臺下便響起了掌聲。

  “我今天不給大家講授煉器的方法,我要講的是材料的學問!如果大家不感興趣,可以出去,也可以在座位上睡覺,但不能打呼嚕!”許青童笑著說道。

  他這話一出口,臺下有人在笑,也有人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。

  許青童停頓了一下,等臺下的聲音平息下來,才朗聲說道:“我知道,大家最想學的是煉器的手法。但是,如果不了解煉器材料,手法再高明,也煉制不出好的法器!”

  說著,他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塊琉璃冰,用控物術懸在面前。

  塔讀@
  “這是一塊琉璃冰,水屬性煉器材料,適合煉制水屬性的法劍。但是,它并不是單純的水屬性材料。”許青童道,“從五行學說的角度來講,水能生木,因此,這塊琉璃冰還有著一些木屬性!”

  “所以,這塊琉璃冰的用法就有了兩個選擇。一是煉去其中的木屬性雜質,煉成單一的水屬性法器。再者,可以融入木屬性材料,將其煉成水、木雙屬性法器!”

  “單一屬性的法器有單一屬性的優勢,雙屬性有雙屬性的好處!”

  “天地萬物,皆由金木土火水五種元素組成,只有了解了它們的特點,才能善加利用!”

  “天地五行,相生、相克、相侮、相乘、據納!”

  ……

  “說千遍不如做一遍!相信各位也聽得累了,接下來我就給在坐的演示一下,讓你們看看煉器材料的學問!”

  許青童侃侃而談,講了近兩個時辰,看看臺下已有人打盹,便想演示一下,活躍一下氣氛。

  煉器社與制符社不同,因為煉器要用到地火,所以講臺上留了一個地火口。

  許青童將他的太清陰陽鼎取出,放在地火口上,置入靈石,開啟地火,開始溫爐。

  塔讀@
  然后,他又取出一塊鍺銅石,說道:“這是一塊鍺銅石,金土雙屬性。等下我將其提純以后,你們看一看會有什么變化?”

  說罷,他把鍺銅石丟進太清陰陽鼎,接著便是一連串眼花繚亂的手訣打出。同時,神念控制著地火,時大時小,在鼎下變幻不定。

  鼎內漸漸升起一股青煙,鍺銅石一分為二,在許青童的控制之下,慢慢發生著變化。

  盞茶工夫過去,許青童收住火勢,將兩塊顏色不同的鍺銅石取出,呈現在眾人面前。

  “諸位學子,大家看一看,同樣的材料,提純之后有什么不同?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左岸司馬的布衣仙途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