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咖小說網 > 布衣仙途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刁難
  許青童與杜思雯在鐘呂城逗留了兩天,置辦些東西,辭別了朵朵爺倆,便離開了鐘呂城。

  朵朵非要跟著杜思雯,許青童沒有同意,小丫頭哭鼻子、抹眼淚的,最后,許青童答應她會經常帶杜思雯來看她,這才放二人離去。

  回去的路上,杜思雯問許青童:“小師弟,我現在也復活了,了卻了你一大心事!接下來,你有什么打算?要去尋東方妹子嗎?”

  許青童想了想,說道:“師姐,我還要在聚賢書院呆上一段時間。一來,我為了早日弄到虎紋白玉蓮,欠下了書院掌教三萬功德!雖然手上還有一些功德,但還差不少!”

  “二來,書院是個修煉的圣地,你現在也已經到了筑基中期,在此好好修煉,爭取早日結丹!”許青童道。

  “哦!我也能加入書院?”杜思雯問道。

  “你別忘了,小弟我可是書院的巡教,每年都能安排一名學子入院學習!”許青童得意地說道。

  杜思雯撇了撇嘴:“嘚瑟!”

  塔讀小說,無廣>告^在線免。費閱&讀!

  許青童嘿嘿一笑,正要說話,突然面色一變,停住了身形。

  在他們身后,一道人影正急速向這邊趕來。少頃,許青童看清了來人,一個四五十歲年紀的人,穿著書院的衣服,腳踏一柄飛劍,眨眼來到他的面前。

  許青童施展望氣術一看,此人有金丹后期修為,他不禁心中一緊。

  那人來到近前,收了法劍,沖許青童點了一下頭,開口問道:“閣下便是新晉的許巡教吧?”

  許青童聽了,心中暗道,此人果然是沖自己而來。他抱了抱拳,說道:“正是在下,不知前輩有何見教?”

  “聽聞你把多寶閣的千年虎紋白玉蓮兌換走了,是也不是?”中年人問道。

  “正是!”

  “那虎紋白玉蓮是我看中之物,你現在也用不上,不若給了我,我會給你一些好處!”中年人道。

  許青童面事遺憾地說道:“抱歉,那虎紋白玉蓮已經被我用掉啦!”

  中年人明顯不信,陰惻惻地說道:“許巡教,你一個筑基期修士,用它作甚?寶物雖好,但若沒有實力,拿著會燙手的!”

  塔讀^小說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@線免<費閱<讀!>^>

  許青童一聽,這是在威脅自己呀!他冷冷地說道:“用了就是用了,我騙你有何意義!前輩也不用嚇唬在下,書院有書院的規矩,你還能殺了我不成?”

  “殺你倒不至于,但你以后在書院可得留心,不小心摔倒了,會閃著腰的!”中年人道。

  許青童面無表情,平靜地說道:“謝謝前輩提醒,我會小心的!真要有石頭、樹枝之類的絆腳,我會把它清除掉的!”

  中年人聽得許青童話里有話,冷哼了一聲,不再言語,駕著飛劍向書院飛去。

  杜思雯待那人走遠,小聲問道:“青童,那人是誰?”

  許青童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也不認識此人,但從衣著看,應該是書院管事一類!”

  “那你得罪了他,以后會不會有麻煩?”

  許青童苦笑了下,說道:“我也不想得罪他呀,但他想要虎紋白玉蓮!別說我沒有,就算有,我也不會給他的!那可是三萬功德!”

  杜思雯道:“估計那人一定會給你使絆子,你可要小心提防!”

  “只要他不對我直接出手,其他的都不算事兒。倒是你的身份,卻是個頭疼事兒!”許青童皺著眉頭說道。

  塔讀^小說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@線免<費閱<讀!>^>

  “我的身份?怎么啦?”杜思雯不解的看著許青童,疑惑地問道。

  “我進入書院的時候,曾說過我是律城散修,現在總不能冒出個師姐來吧?”許青童道,“況且,書院應該派人去律城調查過我!”

  “那就說我是你表姐!”

  “我會為了不相干的表姐,去費盡心機,兌換虎紋白玉蓮,煉制化身嗎?”許青童問道。

  杜思雯想了想,感覺“表姐”這個身份的確沒有可信度。她蹙著眉,眼睛骨碌碌轉動著。須臾,杜思雯眼睛一亮,說道:“就說我是你未成婚的道侶!”

  許青童聽了,嚇了一跳,瞪著眼睛看著杜思雯,急切地說道:“師姐,你說什么呢?”

  杜思雯斜睨著他的雙腳,滿不在乎地說道:“怎么?這個身份也不行嗎?那我干脆不去書院啦,我回鐘呂城陪朵朵,一樣可以修煉!”

  “不行!”許青童急忙說道,“在鐘呂城修煉,跟在書院不可同日而語!要不是朵朵爺爺是凡人,我早把朵朵接來書院啦!”

  “這也不管,那也不行!你倒是想一個可行的!”杜思雯撇了撇嘴,不屑地看著許青童。

  許青童想來想去,還真就是三師姐說的這個身份最合適。但是,三師姐畢竟是待字閨中,冒充自己未過門的道侶,傳出去,師姐以后如何做人?

  本小。說首--發^站>點&~為@:塔讀小說APP

  杜思雯似是看出許青童所想,接著說道:“我叫東方慧,是你未過門的道侶,這有什么可擔心的!等我修煉有成,東方慧在一次外出歷練時,就失蹤啦!”

  許青童聽了大喜:“師姐,你太聰明了!這個辦法好!只是,只是委屈了師姐,小弟心有不安!”

  “切!你心有不安?只怕你高興都來不及呢!”杜思雯用十分鄙夷的目光,看了許青童一眼。

  二人又商量了一番,就一些細節方面,統一了口徑。許青童確認沒有什么要注意的了,便說道:“師姐,我們走吧!”

  杜思雯大怒,氣哼哼地說道:“誰是你師姐?我是慧兒,你未過門的道侶!再胡說八道,小心我揍你!”

  許青童撓了撓頭,不好意思地說道:“失誤了!失誤了!”

  一刻鐘之后,許青童帶著杜思雯,出現在聚賢書院的大門口。

  “站住!來者何人?”守門的弟子攔住兩人,面無表情地問道。

  許青童拿出身份令牌,交給了守門之人。守門之人接過,看了一看,又還給了許青童,然后說道:“原來是許巡教,您請進!”

  許青童邁步前行,杜思雯緊跟在后,卻被守門之人攔住。“你不能進去!”

  塔讀@
  “為什么?”許青童問道。

  “因為她沒有身份令牌!”守門之人面色不改地答道。

  “她是我今年引薦入院的學子,也是我的未婚道侶!”許青童道。

  “那也不行!必須有身份令牌,方可放行!這是書院的規矩,我們也沒有辦法!”守衛一臉為難地說道。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左岸司馬的布衣仙途

  御獸師?